做客《今日说法》节目中施杰对提案的意图、目的进行了详尽阐释。

2017-06-07 06:01

  原以为交通肇事这种案件太“小儿科”,没料到是律师生涯中压力最大的一次。代理“孙伟铭案”,是法律人的职业。

  2009年7月,成都市中级法院以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孙伟铭死刑,终身。孙伟铭不服判决,提出上诉。上诉期间,孙伟铭的父亲找到了施杰。在考虑是否接受委托期间,施杰通过研究相关资料,对一审判决结果得出了初步评价:“孙伟铭的行为符合交通肇事罪的犯罪构成,刑期应在有期徒刑七年内。”施杰接受了孙伟铭父亲的委托,担任二审律师。【详细】

  我在执业过程中从不亮明全国政协委员这个身份。这个身份既有好处,也有约束。因为这个身份,我会更多地去考虑案件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。

  在2011年的全国上,施杰又提出新的:增设驾驶罪的同时,要科学界定驾驶行为的范围,应将违反交通指挥灯禁行信号、严重超速、服食品后的驾驶列入驾驶行为。据悉,4年来,施杰先后向大会提交提案41份,所提提案经提案委员会审查全部立案,相当一部分提案如同“醉驾入罪”,被相关部门采纳并落实。【详细】

  推动醉驾入刑、通过化解案件双方当事的矛盾,这不像传统律师做的事情。日前,施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虽然有多个社会头衔,但还是愿意把自己称作一位“老律师”。因为职业需要,律师应尽最大努力去为客户争取利益。但作为专业法律人,律师更能发现一些社会矛盾。因此,律师更有责任去提醒当事各方,通过合理渠道去地表达。要做好社会的润滑剂和社会矛盾的缓冲带。当然,更应该充分发挥自己的职业优势,更多地参与社会管理,为社会的法制进步和社会和谐作出贡献。【详细】